【我在AV的日子】(1~24)【作者:soun9394】
字数:6109


 在日本东京的热闹街头,不知有多少年青男女在嬉戏耍闹。但有一青年眼神恍惚,漫无目的地游逛着。

  男主角:任乐,日名:太田任乐。老爸是中国人,老妈是日本人,叫太田诗,是日本东京太田集团董事长——太田丰一郎的女儿。在十岁那年,老爸意外身亡,后来随老妈返回到日本定居,改跟母姓——太田任乐。老妈是在中国留学时与老爸相识,不顾外公的反对毅然与老爸结婚而留居中国。

  与外公关系破裂,返回日本后并没有与东京的外公联系,而是投靠了在大阪的表舅——柴田家久。他开了一间私人的按摩美容院,生意也算不错,经常有一些附近的街坊美妇前来光顾。老妈没有工作,一直留在美容院帮忙料理,生活还算过得可以。

  在日本期间,任乐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拳。因为失去老爸那一年开始,暗中发誓要保护母亲。因此他便向打拳出身的表舅学习,久而久之竟成了当地的小霸王。
  高中毕业后的最后一个暑假,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东京上大学了。XX大学,在全国来说算是前茅,可在东京来说,只算二三线大学,没法子,学习不好,成绩仅仅合格。

  天气炎热,知了叫个不停,令人烦燥不安,任乐喝着汽水在大街上无聊游荡,刚刚和几个哥儿在网吧玩了一个早上,谁知突然停电,热得难受的他嘻哩嘻哈地吃完一个便当便返回表舅家睡个午觉。

  经过屋后的一条巷口,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巷里鬼鬼祟祟的,走近一看,原来是表妹柴田颜子,只见她端在屋后的一扇窗边,正望屋内「津津有味」的看得入神。

  贴近颜子的身边,任乐才发现这颜子不但偷偷看着屋内的动静,还用手掀起小短裙,伸进小内裤摸着自己的下身,表情十分享受,那淫汁已透过手指,染湿了那条花边小内裤。

  再沿着那窗缝才发现屋内的表舅正热火朝天地猛干着躺在按摩椅上的一个美妇。「用力点,柴田先生,我都让你干死了。再来!」

  表舅满面涨红,已经没有手可以抹擦在额上流下来湿透的汗水,那双手正狠狠地抓着已然变形的豪乳,而肉屌快速地抽插着美妇的屄洞。

  这一刻霎时令任乐的下身快速涨大,刚好顶住了颜子的后背。这时才发现背后有人,一惊之下颜子当然张口惊叫。任乐立时伸手捂着颜子的嘴巴,这才没有惊动屋内的二人。

  看着表哥示意自己不要出声,颜子领会地点了点头,因为害羞,颜子的手已从裤裆抽出,脸红耳赤地贴在任乐的胸前继续欣赏屋内精彩的表演。

  「上田太太,怎么中午这个时候来我这里按摩呢?是不是想念我的大屌呢?」这个上田太太是常客,但中午这个时候很少有人上门按摩的。

  柴田开的这个按摩美容院在日本很流行的,正确来说是体型美容,就是对身体各部位进行综合按摩,包括脸、手、腿以及胸腹等等,以防身体左右生长不均行。

  既然按摩,就意味着有身体接触,很多美妇的丈夫整天花天酒地,常常冷落家中的娇妻。不甘寂寞的美妇来这里按摩,其实也是缓解性需求,只要不被丈夫发现,怎么玩都没所谓。

  柴田当然「乐于助人」,乘机揩油之余有时还挑起客妇的性欲,实行就地打炮,那些美妇久旱逢甘雨,彼此乐不思蜀,久而久之形成一种「默契」。

  「过几天我就和老公一起旅行,起码个把月都不能来这了,当然趁着有空找你解解馋吧!」上田太太的老公是个上班狂,性事孤燥乏味,哪比得上柴田变化多端的床上技巧那么吸引。

  一边说着,柴田把上田太太连人抱起,来了一个龙舟挂鼓。上田太太这样被人抱起,双手只能围着对方后劲,下身屄洞任由柴田猛插猛干,那淫水被肉屌的剧烈挤压而不断流出,沿着大脚流至地上。

  「啊,柴田先生,我就喜欢你这一招,我丈夫都做不到的。嗯,用力,干死我吧,我好喜欢你!」

  「不要乱说,现在谁是你丈夫,你可要说清楚。」柴田调戏着上田太太,故意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嗯,是我说错了,你才是我的丈夫,别停呀,好痒,屄洞好痒。好丈夫,快插我呀!」上田太太哀求着柴田别停,送上香唇与对方湿吻起来。

  看着屋内一对痴男怨女的春色肉战,屋外的那对小情人已开始欲火焚身。
  任乐不自觉的抱着身前的颜子,一手伸进对方的衣衫内揉搓着那成熟已久的巨乳,一手更挑开颜子的小短裙,搜索那神秘的桃源圣地。

  柴田颜子是这一带数一数二的小美女,比任乐小两岁,看着她野火的身材,不知在校内或校外有多少男生想追求她,甚至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若不是太田任乐在这里也是个小拳王,谁也不敢挑战他的拳头,不然颜子早就被人轮了多少次。

  「嗯,不对,在这里,这里痒!」被任乐从后抱着,又被摸着自己的敏感地带,颜子竟毫无抗拒之意,更捉着任乐的手当作按摩器,引导对方来回抚摸自己的屄口,那淫水已润湿了整根指头,有时还要任乐的指头往深处挖掘。

  想不到这小妮子如此淫荡,这种在后巷偷窥的事情肯定不止一次两次,早知在以前就把她干了。碍于表舅的关系,任乐一直只能「忍辱负重」,把这小淫女当作妹妹看待而没有出手。

  「我们进屋子吧,这里脏。」颜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叫道,看着她欲火高烧,脸色通红,眼神流露着渴望的淫光。知趣的任乐立时拉着颜子的手走出巷口,飞快地返回屋内。而颜子早已湿透的裤子更一边走一边滴着淫水留下一条湿润的轨迹。

  前屋是表舅开的按摩店,按摩房已大门紧闭,知道要干那淫乱的秘事,柴田早已加厚房门设计,隔音设备做到十足。当然,屋内的柴田也不知他俩的回来。
  任乐飞快地拉着颜子去到她二楼的房间,今天老妈有事外出,怕不知会不会突然杀回,所以任乐选择颜子的房间干事。

  锁好门,二人满色邪意地互视对方,一个热吻拉开了男欢女爱的序幕。
  果然是个好色的小魔女,紧紧抱着任乐,还未等对方伸出舌头,颜子的香舌早已挑开任乐的牙关,与对方的舌头悱恻缠绵在一起。任乐也不示弱,在颜子的后背上下抚摸,更伸进小内裤索摸着那滑不离手的美臀。

  颜子虽是高一女生,发育异常成熟,胸前的那对巨乳毫不逊色于楼下上田太太的那对豪乳。由于二人抱着紧密,挤压在身上的那对巨乳竟有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任乐抽出一手,艰难地挤进二人的胸间,肆无忌惮地玩弄着颜子那引以为豪的「骄乳」。

  「嗯!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厉害的?抓得人家好舒服,妹妹好喜欢。自从你第一天到我家,我就喜欢哥你了,每晚都想着你插我干我才睡得觉,今天就让妹妹的第一次送给你吧!」颜子脸红娇喘,含苞欲放地对任乐表白,终于说出多年来的单思之苦。

  「你怎么不早说呢,哥也爱死你了,真浪费这么多年的时间,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补偿给你。」想不到颜子早就暗恋自己,真怪自己蠢笨,无以为报,唯有积极进取。

  脱下颜子的外衣,可能刚上高中,还没有改穿胸罩,只剩下小女生所穿的白布内衣。在那内衣上明显突出了两个小圆点,异常诱人。任乐不理,一口就咬着那突硬坚挺的乳头,连同内衣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坚挺的乳头在舌头的挑逗下变得更硬,隔着内衣仍然感到在口中突起涨硬的乳头。

  终于脱下碍事的内衣,那对一手不能握抓一只的豪乳已急不可待地跳了出来,在任乐的眼前晃了几下,看着不知要带多少D的豪乳简直是惊为天人。嫩白透红,粉红乳晕,樱桃涨突,全是天然之作。

  舔了舔流着涎液的口唇,任乐终于发起攻势地咬了下去,连乳晕一起含在口中用力的吸吮,吐出来后用舌头在乳头或乳晕间打转,更不时用牙齿咬着乳头拉扯耍弄。

  「啊,好舒服,哥你就含吧,把妹妹的奶汁都吸干,妹妹的奶子就只奉给哥你的,谁也不许含,不许摸。噢!哥,你好大力呀,啊!吸得舒服吧!」颜子从未被男人如此玩弄,脸露羞涩之余也兴奋刺激,更手托巨乳贴近任乐的脸颊,好让他方便吸吮。

  任乐大力地吸着颜子的乳头,从左边吸到右边,那乳香传至口中刺激着大脑的神经,仿佛有源源不断的乳汁被吸了出来。颜子的豪乳不但巨大,手感还细嫩舒适,一只手根本抓不了,那些乳肉还从指间挤了出来。

  那么巨大的豪乳放着不用简直是暴殄天物,任乐忽然想起A片中的剧情,立时要颜子蹲下,解下裤裆,掏出巨大的肉屌。

  一看那肉屌,颜子竟然惊得目瞪口呆,她也偷偷看过A片,也看过老爸柴田那条肉屌,但比起任乐的那条,全是手臂对大腿,小孩对大人,根本无法比,表哥怎么会有这么粗的肉屌呢。

  「哥,你的肉屌真粗,怎么比A片的还要大。」看任乐的肉屌涨得厉害,颜子不免有点担心。

  「是吗,你们女生不就喜欢粗大的吗?那就快给我蹲下。」这小妮子说溜嘴,果真看过A片。

  表哥要自己蹲下,便明白他的意思,立时端起自己的大乳,学着A片的女优进行乳交。肉屌粗大,颜子的豪乳也不逊色,可以包着肉屌,当作屄洞那样挟着任乐的肉屌来回摩擦。

  肉屌受不了颜子的豪乳按摩,马眼口不停地流出淫液,颜子抬起头,抛着媚眼对任乐说:「哥,你刚才吸妹妹的奶汁,我也要吸你的。」说着,她便俯首张口,开始吸吮着任乐的巨屌。

  任乐还是第一次被人口含肉屌,看着只能在A片才可看到口交,想不到清纯的颜子也会这种方式,只是技巧有点生硬,被牙齿刮到的摩擦感更激起大脑的淫秽,两脚间有点麻软,便坐在床边沉着应战,定定地欣赏着颜子为自己服务的「表演」。

  肉屌在颜子的嘴里发大发涨,因实在太大,尽力吸吮至腔喉也只含进了大半,还有一部分的龙根留在外面。

  可能思想过于淫乱,意识间把颜子的口腔当作屄洞,双手按着对方的头来回抽插。肉屌在口中已涨得有点发麻,但为了心爱男人的性趣,颜子仍然默默忍受着任乐的抽插。

  看到颜子因忍受口涨而眼眶出现的发红,任乐心感痛惜,知道这是颜子的第一次,立时不舍地抽出肉屌,温柔地抱起颜子,来一个深深的湿吻。

  「轮到我来侍候你了,你给我坐好。」任乐抱起颜子,与她对调了位置,然后除掉她的花边小内裤,故意只留下小短裙。

  内裤一掉,分开颜子的浪腿,呈现在眼前的便是那粉红色的处女屄口。处女果然是不同,那屄包子粉红迷人,还是没有毛的一只小「白虎」。怪不得颜子如此淫荡销魂,果然是白虎转世,性欲渴求。

  在屄口顶端的交汇处,有一点异常突出的粉嫩小圆头,那就是颜子的阴蒂头。刚才一直受到刺激而变得膨大突出,仿佛在向任乐招手示意:快来抚摸我吧!
  轻轻用手一逗,立时感觉颜子全身抖了一下,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只要一碰那里,颜子自己就不由自主地打起寒噤,全身麻软难受。任乐继续用手挑逗,有时还伸出手指往屄洞探索,颜子哪受得了这种抚摸与抠挖,沉重的呼吸声响遍房间。

  「舒服!哥,你摸得妹妹好舒服。深点!啊,对了,噢,就是那里。」
  颜子感觉越来越畅爽,越来越兴奋,她已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任乐的奸淫与玩弄,只是默默享受着任乐带给她的快感。这种性爱已令她不能自拔,完全沦为任乐的性奴。

  「啊,哥,那里脏!」任乐忽然一个俯身直接吻那阴蒂,颜子惊喜而喊。在任乐的狂吻之下,非但没有厌恶,还逐渐爱上了从口吻阴蒂而传来的快感。
  受到刺激,屄洞不停流出蜜汁。其实从第一吻开始,屄洞流出的密汁就从未停过。现在的任乐一一接下源源不断的密汁,舌头还不时伸入屄洞挖掘。听闻处女的蜜汁没有臭味的,果然不错,只有点骚腥味,但那点骚腥却不断激发着任乐的性趣,渴求着颜子流出的每一滴蜜汁。

  「喔,噢,哥,你吻吧,颜子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吻得颜子好舒服。」刚才还有点担心,现在的颜子完全放开,反而是倒过来抓着任乐的头往自己的屄洞死死按压,不肯离开。

  这一下任乐却受不了,差一点儿窒息的他几经辛苦才摆脱颜子的柔手抬起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沿着小腹,肚脐,胸乳,脖颈,吻遍了全身之后再与颜子来一个深吻,已昏昏眩晕的颜子只能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不知何时,任乐已脱下硬事的短裤,粗大坚挺的肉屌在颜子的屄口来回摩擦。迟痛不如早痛,任乐一狠心便往屄洞深深一插。

  「啊!痛!」感到前所未有的痛楚,颜子的手深深的爪着任乐的手臂,全身抖过不停,泪水不可自制地流了出来。幸好刚才的摩擦,就知道任乐要用肉屌插自己了,有了这心理准备,那钻心的痛还是可以忍受的。

  任乐停下动作,不停地在颜子身上来回抚摸,还轻轻咬那诱人的樱桃,希望可以转移注意力,减轻那破处的痛楚。

  「嗯,哥,可以了,你慢慢抽几下试试。」知道任乐心痛自己,颜子咬紧牙关,尝试接受对方的抽插。

  「啊!喔!慢点,哥的鸡巴太大了,痛!」由于肉屌实在太大,每动一下连带肉壁也扯动一下,痛楚如电击般击打着下体。

  颜子难受,任乐更加难受,插在屄洞的肉屌被紧紧包着,那舒服的肉质感简直不可言语,即使不用抽插,那肉屌被裹夹的滋味也实在难受。

  只能慢慢抽动着肉屌,连带着一丝丝的血丝被抽了出来。那是开苞后的处女血,看着就觉得兴奋了,颜子的第一次就这样奉献给自己了,任乐狂喜之下也顾不得颜子的伤痛,巨大的鸡巴开始抽插着初经破处的屄洞。

  「喔……啊……痛!噢……爽!喔……没错了,再来!」几经周折才逐渐适应了任乐的大肉屌,随之而来的就是适应畅快的酥麻和骚痒,还有越来越晃动臀部来配合任乐的抽插。

  「啊,噢,哥,你快点,怎么骚屄不痛了,反而越来越痒。痒,好痒呀,你快给妹妹治痒吧!」随着任乐的抽插,由于鸡巴实在太长,每一下都顶到嫩屄的最深处——子宫口。但每一次撞击子宫,都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电击感,这电击感并不是刚才的痛感,而是舒畅爽快又夹杂着搔痒难受的冲击快感。

  「好,就让哥来操死你,谁叫你这么骚,你就是个骚货。」

  颜子不知不觉间张开双腿,绕缠在任乐的腰间,双手紧紧揽着对方,生怕任乐会突然消失,那种搔痒畅快的矛盾感也随之消失。

  「噢!哥,妹妹就是个骚货,只有你才操死我,哥的鸡巴太厉害了,以后你想干就干,插就插,妹妹是你的人了。啊……喔……死了,妹妹就要死了!」
  肉屌不停地抽插着,那肉壁被摩擦带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屄洞不停地收缩,不断流出的淫水已经湿透了一大块的床单。颜子的思绪已混乱不清,只有双手双脚紧紧揽着和夹着任乐,屄洞已收缩至最紧。已然知道颜子快就泄了,任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两人激烈的交汇处急速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

  「啊……哦……啊……我要死了,我要飞了,我要升天了,喔……噢……」随着颜子的一声长呼,手足间不由自主地出现痉挛,破处后终于出现了第一次的高潮。

  一股阴精猛烈射出,鸡巴突然被一种湿热的淫骚味包围着,这更加刺激起任乐的性欲,也顾不得颜子是痛还是爽,粗大的鸡巴以极速的速度抽插骚屄。「颜子,哥要来了,哥要把全部的精液都射进你的骚屄。」

  「来吧,今天还是安全期,哥你就射进来吧,你的精液我全部都要,一滴都不能流出去。」

  被这么动情的说话刺激着已混乱不清的大脑,紧接着阳关一开,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期待已久的屄洞。那滚烫的精液与初开苞的血水混合在一起,溢满了整个颜子的子宫,烫得颜子的发出一阵阵的抽搐。

  「原来性爱是如此开心快乐的,哥,我爱死你了,你每天都要这样操我,好吗?」

  「这当然好啦,以后只能让哥来操你,知道吗?」清纯的颜子已变成一个淫荡骚货,连说的话语都变得淫猥不堪,任乐嘻嘻冷笑,以后自己的鸡巴不愁寂寞了,有了颜子这个骚货性奴,那些A片全扔到天边去了。

  「嗯,妹妹我以后都不穿内裤了,只等你的鸡巴来操我,还要操着我睡。」过于激烈,颜子已是疲惫不堪,朦胧间拥着任乐慢慢晕睡过去,但她发现任乐的鸡巴竟没有就此变软,而是半软半硬的状态,所以在晕睡之前仍是张开腿,好让任乐的鸡巴仍旧操着自己的淫屄……